内部办公邮件服务 ENGLISH

论职业教育的尊严

发布时间: 2015-03-11 浏览次数: 267

 

一、职业教育尊严的内涵

尊严来源于自尊和他尊。即尊严不仅来源于自身的努力,还需要来自他方的认可和尊重。职业教育作为一种人格存在,其尊严就是职业教育 “高贵、威严与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及身份认同,表现为职业教育尊严的独特性。即职业教育尊严存在表现为职业教育在与其他类型教育和社会系统交往过程中拥有独特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具有与其功能定位相应的在社会系统中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以及由此延伸的为实现其功能定位而赋予的公平竞争及发展的机会、获得与其贡献相匹配的、可持续的投入保障条件,并通过自身持续努力最终赢得其他社会成员的尊重及参与者的社会自豪感。

什么是有尊严的职业教育,具体来说有4个方面:①在社会与人的发展过程中,职业教育的角色定位不可或缺。②职业教育面向社会创造多样化教育选择机会,培养学生安身立命的本领,为保障就业、改善民生提供服务和支持,可以实现人人成才,人人出彩,人人有尊严。③职业教育传承先进技术技能,直接推动了产业结构调整及增长方式转型升级。④职业教育实现着不可替代的功能价值,是实现强国梦的必然选择。

二、职业教育尊严缺失及其表现

职业教育尊严集中反映在其吸引力和社会地位,职业教育尊严的缺失主要有3个表现:

1.职业教育的吸引力不足。职业教育的吸引力是职业教育尊严的基石,是职业教育获得自尊的源泉之一。职业教育的吸引力,首先表现为职业教育对其受教育者的吸引力和对职业教育从业者尤其是教师的吸引力。职业院校招生人数下降和招生难度增加,反映了职业教育对受教育者吸引力不足。职业教育对教师吸引力不足,主要表现在不能招到真正符合职业教育教学需要的优秀人才进入职业教育教师队伍,还存在职业院校优秀教师流失的现象。

2.职业教育社会认可度不高。职业教育的社会认可度,即职业教育得到其他教育类型及各种社会支持系统的认可和尊重的程度,是职业教育他尊的重要标志,是职业教育获得尊严的重要途径之一。职业教育社会认可度低,体现在职业教育从业者的职业声望不高,职业教育受教育者发展空间小。

3.职业院校毕业生薪资待遇低。当前我国人力资源市场中,对技术技能型职业准入门槛的实质降低,造成高学历者低就业竞争,也抢夺了职业教育受教育者的就业机会,唯学历论造成其职场的挫败感,其尊严也无从谈起。

职业教育吸引力低、社会认可度不高、薪资待遇唯学历论三者互为因果,造成了职业教育发展内在动力与外在环境的恶性循环,职业教育发展还无法满足人们对其功能定位的历史期待,形成了恶性循环,职业教育无自尊的资本也无他尊的环境,造成职业教育尊严不在。

三、 职业教育尊严缺失的症结

1.职业教育历史积累薄弱。首先,历史上“学而优则仕”“君子不器”等传统价值取向深入人心,职业教育在历史上一直处于社会经济发展的从属地位,没有形成尊重技术人才的社会文化传统。其次,我国社会经济结构长期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导,没有形成良好的、职业教育赖以发展的、适应技术进步的技术技能型人才需求环境。

2.国家政策重视不足,定位不明确。国家当前职业教育制度环境不完善,政策缺乏连续性、系统性和可执行性。首先,政策连贯性不足,缺乏一以贯之的连续政策。其次,政策系统性不够,缺乏配套,导致政策一致性、稳定性不足。最后,政策落实难,口惠而实不至。

3.职业教育体系尚未形成。职业教育体系不完善导致职业教育变成断头教育、低层次教育、单一教育、补偿教育,直接造成其尊严不在。

四、职业教育尊严的重塑

(一)职业教育尊严的获得面临历史性机遇

1.技术进步与产业结构升级创造着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技术技能型人才的需求。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正处在由传统社会向信息社会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技术的发展与产业的升级对技术技能人才大规模需求的社会环境已然形成。国家已经意识到职业教育对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的重要性,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传递出强烈的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信号。

.我国社会人口形势变化进一步加剧了技术技能型人才的供需矛盾。人口红利的消失使得对技术技能型人才需求持续增加,劳动力年均新增数量日趋减少,进一步加剧了人才市场的供需矛盾,对劳动力质量要求越来越高,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任务日益紧迫。

.长期改革探索不断提升职业教育实力,增加职业教育尊严存在的历史积累。职业教育经过长期发展,实现了理论与实践积累,竞争力不断提升;同时,职业教育在改善民生、促进就业、成就自我的社会贡献与历史担当中正在不断地转变人们传统价值观念。

(二)职业教育尊严存在的实现路径

1.国家政策先行,真正实现“管办评”分离。落实依法办学,实现管办评分离是关键。对职业院校真正实行“管办评”分离。第一,在“管”上,国家简政放权,以地方政府管理为主。第二,在“办”上,落实职业院校依法办学。第三,在“评”上,教育部负责制定标准、评价奖惩。

2.加强制度建设,着力消除政策歧视是基础。

第一,清理现实制度,消除政策歧视。清理各种政策制度歧视,打通职业院校毕业生多元发展渠道,对各类教育毕业生一视同仁,消除对职业教育文凭的歧视,允许职业教育毕业生参加选调生、公务员等考试,创造全社会公平竞争的机会。

第二,统筹规划,落实职普平等地位。确立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平等发展的战略地位,统筹谋划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发展,实现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与经济建设、与社会进步协调发展。

第三,加大经费投入,改革考核方式,吸引考生踊跃报考。通过低廉、优质、高效的职业教育投入吸引心智更加成熟、学习更加突出、特点更加鲜明的天下英才并教育之,造就出更多更好的技惊天下的能工巧匠和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促进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推动中国制造强国梦、中国创造大国梦的早日实现。

第四,改革用人制度,提高劳动者薪酬待遇。改革唯学历的用人制度,在制度设计上形成“尊重劳动,同工同酬”的用人机制,给劳动以尊严,同时强化就业准入制度,还职业教育不可替代的地位。

3.深化体制改革,实现职教体系再造是保障。建立从高中、专科、本科、研究生等不同层次有效衔接和职普融通、产教融合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实现各类人才的多元发展和各个环节的无缝对接。

(三)学校积极推进,努力实现优质特色发展

1.理念先导,凸显职教特性本质。职业教育教学在遵循学校组织和学科发展逻辑的同时,更应关注企业需求与技能形成,着眼于学校与企业这两类不同性质的社会组织的互动对教育的意义,在此基础上追求当下个人成长与将来职业生涯发展的共融。

2.标准对接,多维构建职教体系。将“专业对接产业”作为突破职业教育“跨界”特性的着力点,优化学校布局结构,着力抓好 “重点专业引领工程”和“特色专业支撑工程”,将行业企业要求纳入专业标准、根据技术发展趋势更新课程标准、依据人才市场需求构建多元评价标准、把握国际职教发展脉搏,通过本土化策略,建立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标准体系。

3.机制创新,铺就职教成长之路。在体制机制创新方面,将教学改革和教学建设作为内涵发展重点推进。一方面,通过教学改革,深化职教特色内涵;另一方面,通过教学建设,夯实职教成长之基。

4.特色发展,确立职教尊严存在。进一步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扎实推进教学基本建设,努力建设特色鲜明、质量一流、国际知名的职业院校,探索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职业教育发展新模式,最终确立职业教育的尊严,实现职业教育的尊严存在。

(作者:刘兰明,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副校长,原文刊载于《中国高教研究》2015年第2期,本文有删减。)

资料来源:澳门威利斯人娱乐网址 更新时间:[发布时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